以下,是回應某出版界前輩的提問,剛好也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事,放上來給大家看看。

 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工作至今快六年了,也就是說,從事編輯這個行業已經超過五個年頭。

 

記得多年前,我還是個新手編輯,月刊的工作步調逼得我們腎上腺素飆升頭皮發麻。得知新來的總編Daphne已是工作時十一年的資深編輯時,心裡第一個想法是:十一年!竟然能當那麼久?竟然,還是個編輯?

 

而現在,換作是自己要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了。

 

近來的確開始有些矛盾心情出現,雖然同樣的問題從前也曾經自問過很多次,但這一次似乎像是水到渠成那樣,非問不可的感覺。對於這個工作的未來、自己究竟想〈或是能〉在這工作上發揮到什麼程度,以及自己究竟適合與否、想不想繼續從事這一行等等種種問題,也到了不得不思考的關口。

 

關於編輯這件事,我想大部分的時間我是很樂在其中的。包括發想有趣的問題、揣測讀者的癖好、將盤根錯節的資料整理條理、從字裡行間窺視作者的靈魂,或是把難讀的文章調教成可讀的佳文……都很喜歡。尤其「總有新鮮事」這件事,是編輯工作最吸引我的地方。

 

於是,就這麼輾轉地待了三個出版社,做了滿多種類的書。有悲有喜,有得有失,大致而言滿足多過於失落。寵物、手作、園藝、食譜、歷史、宗教、藝術、民俗……,這些都是我感興趣的領域。另一方面我的確刻意讓自己接觸不同類型的東西,除了好奇他們不同的運作方式,也想嚐試不一樣的思考角度。我不希望自己是個目光狹隘的人,同時也相信唯有開闊的視野,才能做出完美的作品。當然,這也是為未來可能的失業作準備。

 

偶爾發現精彩作品時,也會自許〈自問〉,希望有一天也能做出同樣令人感動的東西。也會羨慕能獨當一面、貫徹心之所想、與團隊快樂合作、享受出版樂趣的老編輯們。尤其羨慕他們心手上的自由,雖然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做到。

 

以這樣看來,我似乎可以以此為業了,但事實上卻又有更多的嚮往和徘徊。

 

最近,有比較多的機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:你好像每個地方都沒有待很久?的確是。對於某些人而言,這樣的情形是不大能夠理解與認同;但對我而言,每一個階段,均中止於恰到好處的時刻。而每一次的離開,即使表面的原因各不相同,但內在均起於同樣一個疑惑:編輯,真的只能是這樣嗎?

 

為了尋找更多的編輯可能,或說,為了尋找人生更多的可能,所以離開。

 

我不想囿於框架、不想重複、不想因可以重複而散漫、想要投資報酬率更高、想身體和心靈更自由。科層和制度會讓我困惑而渴望自由,不斷重複與複製以致於迷失真實情感這件事也讓我痛苦。因此儘管再微小的事物都能讓我們學到生命奧義之一隅,可生命有限不容浪費,該離開的時候,不需留戀。

 

這說的,是我的工作而非人生。正因為人生有太多的留戀和承擔,工作也就必須,更果敢。人生有太多的嚮往和徘徊,工作就得要更精算。現階段的我只能說,編輯是喜歡的工作,但還不到被劃入人生的程度。

  

記得Daphne跟我說過,因為我太會為對方著想,才會總是陷落對方的心靈之中。我很感謝她的了解,而我也漸漸明白,這的確是我想做的,讓我陷入的書。我心裡有一些想做的題材,我想用它們說故事,說讓人感動的故事。希望這些故事,能讓某些人在某個時刻裡獲得救贖,並在未來的一些日子裡還記得它。

 

所以,未來會不會是十一年的編輯?還很難說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alkingzoo 的頭像
walkingzoo

Walkingzoo ..慢慢走動物園

walkingz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